重点时时彩五星走势图|老时时彩历史开奖360彩票

资讯中心

【展览销售、鉴赏交流、委托交易,传播中华文化】
news information

这个官三代,富三代,连文凭没有,被誉为三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师!

发表时间:2017-01-04所属分类:收藏趣闻

他是官三代,也是富三代,?#26377;?#25509;受的是最好的教育,?#25237;?#30340;都是世界一流的名校,却很不“争气?#20445;?#27809;有拿到过一张文凭。在没有文凭的情况下,他竟然成为了世界知名的历史学家,古典文学研究家、语言学家、诗人……他是盖世奇才,是全中国最博学的人,被誉为三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师!他,就是陈寅恪

1890年7月3日清晨,陈寅恪在长沙呱呱坠地。他的祖父是湖南巡抚陈宝箴,被曾国藩称为“海内奇士也”。被光绪帝称为“新政重臣”的改革者,是清末著名维新派骨干。


这是陈宝箴1895年人湖南巡抚时推出新政微服私访的便服原照


?#30422;?#38472;三立是诗坛泰斗,与谭嗣同、徐仁铸、陶菊存,并称“晚清四公子”。


?#25512;?#20182;不学无术,挥霍无度的公子哥相比,他简直是贵族界的一股清流。这个官三代,富三代,不?#19981;?#29609;乐,也不?#19981;?#22882;侈,他最大的爱好竟然是读书!


别的小孩在玩耍的时候,他在安静地坐着读书;别的小孩已经呼呼大睡的时候,他把?#35775;?#22312;被子里偷偷看书。是个名副其实的读书狂!



1898年,陈家发生了一件大事。戊戌变法失败,慈禧垂帘听政,陈宝箴父子因在湖?#19979;?#20808;变法,被朝廷革职,“永不叙用?#20445;?#25919;治生命彻底结束。


陈宝箴便带着全家返回祖籍南昌。陈三立从此远离政治,一心寄情于诗词。在家专心教子女们四书五经、英文……正是因为?#30422;?#30340;教育,小小年纪,他就有了深厚的国学功底。


1902年,陈寅恪才12岁,陈三立就将他送到了日本,求学于著名的巢鸭弘文学院。1905年,因患足?#19981;?#22269;治疗。后考入上海复旦公学。在这里,他苦学德语和法语。


从复旦公学毕业后,他开始了长达十六年的西洋游学之旅。


家境富裕的他,却坚持省吃俭用每天吃干面包,穿破衣服,剩下的钱都用来买书。


他的足迹遍及日本、德国、美国等国,他?#25237;?#36807;柏林大学、苏黎士大学,也读过哈佛大学、巴黎高?#26085;?#27835;学校,在这些世界一流?#38590;?#24220;里,他皆以天才闻名,但直?#25509;?#23398;结束,他却从未获得过一个学位。


文凭在他眼里,不过是一张废纸。他说:“考博士并不难,但两三年内被一个具体专题束缚住,就没有时间学其他知识了。”


获取知识是他全部的目的,他走的是跟别人不同的路。正因为如?#32781;?#20182;具备了梵、巴利、英、法、德等二十余种语言能力,他还学习物理、数学……是中国人中阅读德文原版,马克思经典著作《资本论》的第一人。在每所名校,他都能以天才而闻名!


1925年,清华创办国学研究院。欲聘四位大师,以培养国学之栋梁。中国近代美学开创者王国维是第一位。近代中国思想启蒙者梁启超第二位。中国汉语语言学之父赵元任第三位。第四位导师?#30422;?#35841;呢?教授吴宓推荐:“陈寅恪可担此任。”校长曹云祥不知陈寅恪,便问梁启超:“这个人是什么文凭?有什么著作?”

梁启超说:“没有文凭,也没有著作。”曹说:“不是博士,又没著作,这就难了!”梁说:“我梁启超虽然著作等身,但所著作加一起,不及陈先生三百字有价值。”最后成为了第四位导师。


既没有著作,也没有闪光的文凭,这样的人怎么能有本事当导师呢?所有人都等着看他的笑话。


到清华大学任教的第一天,他先是送给学生们一副对联:“南海圣人再传弟子,大清?#23454;?#21516;学少年。”因为四大导师中的梁启超,是“南海圣人”康有为的弟子,王国维是末代?#23454;?#28325;仪的读书顾?#30465;?#37027;清华大学?#38590;?#29983;们便是,南海圣人的再传弟子、溥仪的同学了。这副对联让学生们听了如沫春风。


他又说:“前人讲过的,我不讲;近人讲过的,我不讲;外国人讲过的,我不讲;我自己过去讲过的,也不讲。现在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。”四不讲,是他?#37096;?#30340;最高境界!这也太霸气了?试问天下谁能做到!


果真他一张嘴,学生就彻底服气了!他?#38590;首?#27178;古今、贯通中西。他迅速?#30772;?#20102;一阵“陈寅恪?#21462;?/span>。校内校外?#38590;?#29983;都慕名而来,而且经常这些学生一转头,发现自己的教授们,竟也坐在后面的位?#33945;希?#21548;得入迷。


吴宓教授风雨无阻,堂堂必到。哲学专家冯友?#36857;?#26417;自清等,高水准的教授都跑来听他讲学。后来成为国学大师的季羡林也说:“听他的课,是无法比拟的享受。在中外学者中,能给我这种享受的,国外只有吕德斯,国内只有陈师一人。”


因此北大学生尊称陈寅恪为“太老师?#20445;?#24847;为“教授的教授”。?因为他出身名门,又富有学识,学生们还称他为“公子中的公子”。


郑天挺却称他为:“教授的教授。”吴宓却赞其是:“全中国最博学之人。”梁启超也由衷佩服:“陈先生?#38590;?#38382;胜过我。”胡适在日记中称他是:“最渊博、最有识见、最能用材料的人。”大师傅斯年更是惊叹:“陈先生?#38590;?#38382;近三百年来一人而已。”


当时的?#26412;?#23398;术界,分为?#23601;?#27966;和留洋派两大阵营,两排互相看不起彼?#32781;?#20294;无论哪一派,对陈寅恪都是恭恭敬敬的。这在当时?#38590;?#26415;界是极为罕见的。


他?#38590;?#38382;深不可测,高不可?#21097;?span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max-width: 100%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 line-height: inherit;">清华大学这?#25945;?#22320;,还远远无法让他发挥出自己所有?#38590;?#35782;。


他不仅是国内的大师,还是世界?#38590;?#26415;权威。


有一次,他在英主讲东方学与汉学,?#20998;?#21508;国汉学家云集于?#32781;?#20294;能听懂他的课?#38590;?#32773;寥寥无几,因为他广征博引,更引用多门语言,一般学者在他面前,根本抬不起头。


中国学者蓝文征是陈寅恪?#38590;?#29983;有一天他在日本一家餐馆吃饭,遇到了白鸟库吉等许多日本著名历史学家,其中一位刚从东北?#27809;?#19968;张中国地契,说是三百年前明末的东西,供大家传阅。大家看后都赞叹不已,没有异词。等传到蓝文征手里时,他却说:“此非明末文件,而是光绪时文件”。


白鸟听到后很惊讶,要他再看看。”蓝文征坚定地回答说:“这纸是清末流行东北的双找纸,又厚又?#37073;?#19981;是明纸;钱的单?#25381;?#21514;,这是清制。”白鸟听完后很服气,他?#19990;叮骸?#20320;认不认得陈教授?”蓝说:“陈寅恪先生,那是我恩师”。


白鸟一听竟马上隔桌尊敬地向他伸过手来,一改之前高高在上的态度,这位日本史学界的权威人物,在日本被捧得跟太阳一样高。却在听到他是陈寅恪?#38590;?#29983;后,马上变得恭恭敬敬的。


为何他唯独对陈寅恪甘拜下风?原来有一次他研究中亚史问题,遇到困难,写信请教德、奥学者,却无人能解,直到找到陈寅恪,问题才解决了。白鸟感慨道:“如无陈教授的帮助,可能?#20102;?#19981;解。” 


1925年,陈寅恪到清华教书时,已是年届35的大龄“剩?#23567;薄?#24403;时,很多人为他牵线搭桥,?但陈寅恪总是“无甚感觉”。?


1928年,一位老师闲聊时请教陈寅恪,“我爱人的好友家中?#26131;?#19968;幅字,?署名‘南注生’,这南注生何许人?”?陈寅恪答:“必是灌阳?#20973;?#23847;之孙女。”陈寅恪读过?#20973;?#23847;所著的《请缨日记》。


“南注生是清朝台湾巡抚?#20973;?#23847;的别号。”陈寅恪对这幅字非常?#34892;?#36259;,便向郝更生提出,希望拜访其主人。一拜访,果不其然,字主叫唐筼,正是?#20973;?#23847;之孙女。两人相识后,竟一见钟情。1928年,他们在上海举行了婚礼。


结婚后十年,他俩一共生了三个孩子,有趣的是,三个还全都是女儿。分别为:陈流求、陈小彭、陈美延。“流求”“小彭?#20445;?#21462;自琉球、澎湖?#22909;?#37117;与《马关条约》中割台条款有关。可见陈寅恪骨子里流?#39318;派?#27785;的家国情怀。




1937年,抗日战争爆发,北平即将落入敌手。他的?#30422;?#38472;三立忧国忧民,做梦都曾大喊“杀日本人”。看着一个个城市相继沦陷,这位老人心生绝望,开始绝?#24120;?#20116;天后,就忧愤而死。


陈寅恪悲?#20174;?#32477;,国事,家事,让他难以承受,当时他正患有眼疾,?#24050;?#35270;力因诸多压力?#26412;?#19979;降。他被诊断为?#24050;?#35270;网膜剥离,医生说要及时入院手术治疗,不可?#28216;蟆?#33509;接受手术治疗,需疗养一段时间。但继续久留,他怕会遭到日本人?#30772;齲?#25104;为亡国奴。就算瞎了,他也不愿在沦陷区教书。他毅然放弃手术治疗,带着妻女,离开北平,决心用唯一的左眼继续工作。


一家人从此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跋涉了11个省,搬过10余次家,最令他痛心的是,在战乱中,他视为宝贝的书籍文稿都被毁了,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,他的命运也如无根之?#36857;?#22235;处漂流。


1938年,他在西南联大任教,突然警报响起,日军要轰炸了!人们惊慌得都急忙逃跑,陈寅恪眼睛不好,走得十分?#37085;?#26366;经踹过蒋介石的狂人刘文典,已经和学生走到防空洞口,突然想起陈寅恪视力不好,跑路不方?#24682;?#20110;是立刻领着几个学生回去?#39029;?#23493;恪当发现陈寅恪正在人群中乱摸时,立刻对学生喊:“保护国粹要紧,保护国粹要紧。”


据说向来秉性狷介的刘文典,还给身旁的教授估薪水:陈寅恪值四百大洋,他值四十,朱自清值四块,沈从文最低,连?#25343;?#38065;都不值。


1939年,牛津大学?#30422;?#38472;寅恪为汉学教授,他是该校第一位受聘的中国语汉学教授。可就在赶往英国的路上二战爆发了,他被迫暂居香港。


1941年冬,香港沦陷,陈寅恪不得不困居九龙半年。这期间陈寅恪的生活是十分艰苦的,不得不典衣卖物,靠朋友接济。


当时,有日本学者给军部写信:“不可为难陈寅恪,务必?#23637;?#38472;家。”日本司令部便派一个?#20852;?#33635;的日本人做中日文化协进工作,要陈寅恪为他们修订历史教科书,便带着日本宪兵送面粉给陈寅恪。


陈寅恪和夫人力拒,宁愿饿死也不吃日本人的米面。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景:日本宪兵一边往屋里搬面粉,他和夫?#21496;?#19968;边往外?#24076;?#26368;终拒绝了日本人送来的面粉,陈寅恪拒绝同敌人修订历史教科书。 


不久,日本人又想请他到沦陷区的上海或广州任教,并曾出资四十万元,请他办东方文化学?#28023;?#20182;冒死拒绝了。 只要他答应日本人的要求,全家就可以过上?#29575;?#26080;忧的生活,领着高薪,过得舒?#35782;?#20307;面,并随时可以得到日军的保护。但他却以“拒绝”二字,挡住了“幸福”。一家人每天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,之后历经艰辛才偷偷潜出香港,先后到广西大学、中山大学任职,不久后?#20973;友?#20140;大学教书。


高度近视的左眼,生活贫苦导致的营养不良。他在这样的情况下,竟然还能在学校窄小的出租房内,就着昏暗的灯光,完成了《隋唐制度渊源论稿》、《唐代政治史论稿》两部著作。


日本投降后,他应牛津大学之请到伦敦再治眼疾,没想到,英国医生给他下了,双目失明已成定局的诊断书。希望而去,失望而归。他辞去了聘?#36857;?#36820;回祖国。


1948年8月,重返清华时,他已双目失明。校长梅贻琦劝他休养一阵子,陈寅恪不从:“不教书怎么能叫教书?#24120;俊?/span>梅贻琦不忍见失明的陈老来回?#30142;ǎ?#20415;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,让学生到陈宅上课,陈寅恪应?#30465;?/span>


每天上课,他便让人先把要点写在黑板上。然后坐到椅子上,闭眼或睁眼开始?#37096;巍?#20182;在课上叫学生?#35782;?#35838;文,哪怕读错一个字,都必须重读。再小的脱漏也逃不过他的耳朵,那些文章典籍就像长在他心里一样。


1948年12月,北平被解放军重重包围。国民政府开始了“抢救学人”的活动,蒋介石逃?#25945;?#28286;前,曾派胡?#30465;?#20613;斯年等人力劝,甚至亲自登门劝他一起去台湾,离开大陆后,又多?#38395;?#19987;机来接他,但都被他坚定地拒绝了。

1949年时,他同样坚定地拒绝了,毛泽东邀其入阁的要求。?#25945;?#28286;后,蒋介石一直很后悔,自己没能将国宝抢救出来。


他只问学?#21097;?#19981;?#25910;?#27835;,他也不愿为过?#26049;?#30340;生活,而离开自己的祖国。安稳的日子还没过上多久,那场轰轰烈烈的文化?#24179;?#23601;开始了。


他成了重点打倒对象,当时他身患多病,双目失明、膑足,但是那些造反派没有放过他,两夫妻的工资被冻结,屋内被贴满了大字报,从房门、墙上糊到衣柜、床头。听妻子念完大字报,陈寅恪一声长叹:“我搞了一辈子学?#21097;?#24819;不到落了个‘不学无术’的评语。”


一群学生冲到楼下,要把他抬出去批斗。所幸系主任刘节及时?#31995;劍骸?#25105;是他?#38590;?#29983;,他身上有的毒,我身上都有,斗我?#25176;?#20102;!千万别斗他!”学生?#30452;?#27572;打刘节,还问他有何感受。刘节回答:“能够代替老师来批斗,我感到很光荣!”


知道陈寅恪不能看,但可以听,造反派别出心裁地发明了一种摧残手段。每当召开大型批斗会,便将几只高音喇叭吊在陈宅屋前屋后,名曰“让反动学术权威听听革命群众的愤怒控诉”。


这个办法果然收到奇效,患严重失眠症与心脏病的陈寅恪,本来就得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眠。如今几个“?#27835;鎩闭?#26085;在耳边嗷?#26657;?#20415;再也难以安睡,再也无法做学?#30465;?span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max-width: 100%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 line-height: inherit; color: rgb(151, 72, 6);">梁宗岱夫人在《宗岱和我》一书中,有这样一段关于陈寅恪受摧残的描述:“一听见喇叭喊他的名字,就浑身发抖……”


1969年初,陈寅恪一家被扫地出门,迁至中大一所?#25343;?#36879;风的平房居住。此时的他,身体衰弱得已不能吃饭,只能进一点汤水之类的“流食”。1969年10月7日,陈寅恪走完了79年的生命历程。


仅仅相隔45天,唐筼也追随陈寅恪而去。生也相随,死也相随,这也许就是世上最美好的爱情模样吧!


当初拒绝了蒋介石的力邀,不知在他生命的最后,是否也曾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。他躲过了无数炮火,挺过了日军的?#33268;裕?#21364;没能熬过这人间地狱。


才华在寂静中造就,品格在波涛汹涌中形成。这位枯坐书斋的冷静学者,外表虽朴实无华,内里却光华流转。


“独立之人格,?#26434;?#20043;思想。”是陈寅恪坚守的信念,也是他一生的写照。




公众微信二维码

央视CCTV二维码
版权所有:江苏旭宝轩艺术品有限公司 苏ICP备15034477号 地址:江苏省昆山市开发区下塘路8号中艺影视大楼六楼 咨询电话:400—066—1232 电 话:0512-57725822 传 真:0512-57561266 技术支持:优网科技 网站地图

重点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爱你一万年游戏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柔佛dt阵容 北京快乐8开奖软件 春假时光走势图 新剑侠情缘怎么跑 11月份法兰克福展览 新疆11选5 彩票群合买怎么算法